漫话西城胡同老门联: “圣代即今多雨露,诸君何以答昇平”

以上是西城区护国寺街75号门的一幅门联。护国寺街位于新街口南大街路东,东口通德胜门内大街,西口通新街口南大街,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。也是一条历史上较繁华的街道。其75号门就坐落在这条街道偏西路北。

上联:“圣代即今多雨露”。出自唐边塞诗人高适的《送李少府贬峡中王少府贬长沙》的诗中。这首诗是描写高适在路上与同僚李少保和王少保二人相遇,他们一个人被贬去巫峡,一个被贬去长沙,三人互相交谈的情况。最后诗人以鼓励的口吻对他们说:“圣代即今多雨露,暂时分手莫踌躇”。整个诗的意思是说:你二人被贬,离开京城到边远荒僻的地方,固然令人很难过,但当今皇上还是很圣明的,朝廷恩泽尤如雨露普降,迟早会赦免你们,分别是暂时的,别再犹豫彷徨,走吧!

其诗原文如下:

嗟君此别意如何,驻马衔环问滴居。

巫峡啼猿数行泪,衡阳归雁几封书。

青枫江上秋风远,白帝城边古木疏。

圣代即今多雨露,暂时分手莫踌躇。

下联:“诸君何以答昇平”。出自唐诗人杜甫《诸将五首》中第二首的最后一句。其文如下:

韩公本意筑三城,拟绝天骄拔汉旌。

岂谓尽烦回纥马,翻然远救朔方兵。

胡来不觉潼关隘,龙起犹闻晋水清。

独使至尊忧社稷,诸君何以答升平。

以上这首诗,是杜甫写于唐代宗大历元年。此时安史之乱已平,但边患仍频。北方突厥等族,仍时时侵扰边境。诗人痛感朝廷将帅无能,故做诗以讽刺。其中最后两句:“独使至尊忧社稷,诸君何以答升平”。是说,皇上整天一个人为国家社稷担忧,可是面对边患,那些朝廷的将帅们却无所作为。如此,你们到底应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?

由此可知,护国寺街75号这幅门联,乃是一幅组合联。之所以选取这样一幅门联,很可能跟这家原来的主人刘鸿昇的职业有关。刘鸿昇,清同治十三年生于河北深县,其父早年来京开了一家刀剪铺,其长大后也以卖刀剪为生。但他自幼酷爱京剧,天生又有一条好嗓子,经常参加业余票房活动,久而久之便被内行人发现并正式拜师学艺。初学花脸,后改学老生。由于出众,曾在谭鑫培手下扮演过《碰碑》中的杨七郎、《空城计》中的司马懿、《捉放曹》中的曹操等角色。后他又根据自己的特点,结合学习他人心得,自成一体,独立演出了老生戏《李陵碑》《洪洋洞》《空城计》《斩黄袍》《逍遥津》等戏。他嗓音高亢、嘹亮、运用自如,又清脆入耳、韵味十足,因而引起巨大轰动,以致大有压倒一切之势。就这样,不多年,就在刘鸿昇事业蒸蒸日上,已达顶峰之时,这位农民出身又卖过剪刀的纯朴汉子,却遇到了他人生迈不过去的一个“坎儿”。那是1921年,刘鸿昇应邀赴上海大舞台演出。上海那时既是一个灯红酒绿、炫歌妙舞、繁华热闹的城市;又是一个人压迫人、人欺人、人吃人的城市。什么军阀政客、土豪劣坤、青帮红帮、地痞流氓、买办寡头、小偷妓女……可谓十里洋场,应有尽有。然而对于这些,刘鸿昇根本没去想它,他只想如何把戏唱好、演好,以不辜负观众对他的期望。认真唱戏,老实做人,别人又能把我怎样?可是此时此地不是说理的地方,只要你没拜到家,或是没上好贡,就随时会有人出来威逼、恫吓,甚至在你演出中给你捣乱、叫倒好等让你演不下去。可是刘鸿昇仍坚持正义,不向当地恶势力屈服,然而一虎难抵群狼、强龙不压地头蛇,他终于败下阵来,一头栽倒在舞台之上,再也没有起来,时年仅47岁。一代名伶,就此殒落。后来剧作家田汉据此写出一部《名优之死》的剧本,曾公演于话剧的舞台之上,引起很大轰动,这真是对旧时京剧演员悲惨命运的真实写照。

刘鸿昇虽然早已逝去,但直到上世纪末,其宅仍在,其门联仍完好地保留着。此联之所以说与刘鸿昇职业有关,关键的是其中“答升平”三字。要知道,清时有一个专门由皇家掌管的戏曲机构,叫“昇平署”。也就是专门给皇家演京剧的一个戏班子。演出内容除一般历史传统剧目外,祝福、欢庆、歌功颂德之类,自必不可少。刘鸿昇没进宫演过戏,更没参加过“昇平署”,然而,他已是梨园界一个名演员了,既然圣代把雨露滋润给了大众,那么做为一个京剧演员,只能在舞台上以歌功颂德,来回报当今的升平社会,这也许就是这幅门联的由来之因。


版权所有© 北京市西城区档案局(馆)    网站维护:信息化科    北京市西城区档案局主办    北京市西城区科技和信息化委员会承办    政府网站标识码:1101020057

办公室联系电话:010-83976507    传真:010-83976506    京ICP备05060914号     Email:Webmaster@mail.bjxch.gov.cn

您是第867121位访问者